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【筐篼】玲珑劫(短篇小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6:21:10
月光如水,美人如玉。丞相府凉亭内。
潇煌凝视着眼前女子,明眸皓齿,肌肤胜雪,娇艳不可方物。
心下微叹,虽是如此绝色,却奇怪没有了第一眼那怦然心动的感觉。
抛却那种怪怪的感觉,他柔声道:“玲儿,我昨日已上奏女皇,女皇已答应为你我赐婚,你父林丞相也同意了。”
林玲娇羞低首,吐语如珠:“一切但凭公子作主。”
正说话间,一黑衣人从天而降,跪于阶前:“禀报盟主,女皇已派两千御 包围丞相府,要捉拿妖人。”
潇煌一愣:“捉拿妖人?”
“据说是捉拿最近剖心幼童的妖人。”
最近几月内京城内连着几户人家的幼童被人杀害,心被剜走,手段残忍,闹得老百姓人心惶惶,潇煌也是因此才带着一队武林兄弟回到京城,协助缉凶。
“可知要捉拿何人?”
“这……”黑衣人稍犹豫了一下,“似乎要捉拿林 。”
林玲娇躯微晃,脸色惨白,被吓得不轻。
潇煌急忙扶住她,“玲儿不必心慌,想必是消息有误,我这就陪你去进宫,亲自和女皇解释。”
他虽不知林玲武功如何,但他清楚记得,当日林玲救了自己,待自己醒来之后,即如飞逸去,轻功已臻顶峰,江湖上无人能及。若不是一瞥间看到她腰间垂下的玉佩,他真不知如何才能找到她。那块玉佩是先皇赐给林丞相的,他当时虽小,但玉佩精致,因此他印象深刻。

皇宫内。雕梁画栋,金碧辉煌,却是他厌倦了的地方。权倾天下又如何?怎及他快意恩仇,仗剑江湖呢?
潇煌携林玲站在御书房内。女皇英琦从龙案后缓缓起身,满面冷峻:“表哥,看来赐婚之事,朕无法做到了。”
“英琦,玲儿绝不会做出如此之事!”
英琦冷哼一声:“我看你是被妖女迷惑了,朕的影卫队长亲眼目睹,怎会看错?”
林玲摇摇欲坠,如一只受惊的小兔。
她缓缓跪下,满目含泪,道:“女皇明鉴,小女自幼身体嬴弱,少出家门,怎会做出如此毒辣之事呢?”
英琦看着面前楚楚动人的林玲,心底一丝冷笑,天下第一美女,真是名不虚传呢,怪不得表哥会动心。英琦的眼底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狠,我倒要看你装到什么时候。
女皇微微一笑:“是不是冤屈了你,稍侯就会知晓。据密报所奏,此残害幼童之妖人,行如此毒辣之事,全因一门邪恶武功,练此功未成时,每到月圆之夜,就会心如刀绞,万般痛苦,唯有食幼儿心脏才能缓解。巧得很,今夜正是月圆之夜,想那妖人昨日动手,也是为今夜做准备。”
林玲心头一震,扭头,看向潇煌。潇煌虽不信林玲是凶手,可目前也只能让事实来证明清白了。他走上前,扶起林玲,柔声安慰道:“玲儿,我们不防在此暂留,以示清白。”
林玲点头,身躯靠在潇煌怀中。
英琦转过身,不再看二人,眼底划过一丝妒意。

月上中天,将近子夜时分。林玲除了脸色苍白,似乎与常人无异。忽地,她动了动,低声道:“我想小解。”
英琦拍了拍手,几个黑衣侍卫进来跪下,英琦吩咐道:“带林 去净房。”
林玲随几个侍卫到了净房外,侍卫在外守着,林玲独自进去。刚一进到里面,见四面无人,林玲一口鲜血吐在恭桶内,手抚胸口,急忙找出一粒药丸服下,稍事调息,感觉好多了。暗自庆幸自己早有防备,不过,今夜过后,估计功力要消退不少呢!都是五年前机缘巧合,得到那本武林秘笈,秘笈中所载武功深奥难测,正是适合自己这样没有根基的女子修习,这些年来,她偷偷研习,已小有所成,没想到越到后来,功法越邪,可是她已无法操控了。
再次回到御书房,林玲已是面色如常。
子夜已过,潇煌冷冷开口:“看来你的暗卫还需要 !”
英琦也是一阵懊恼。
潇煌转身,轻轻拉住林玲:“我们走。”
“不行!”英琦厉声道。
狠狠盯住林玲,英琦一挥手,房内立时出现一圈黑衣侍卫。“表哥,我不能放虎归山,我相信我的暗卫,不管这个妖女用了什么手段掩饰,我今天都不会放过她!”
潇煌微愕:“英琦,一国之君不能是非不分,出尔反尔啊!”
“表哥,这些年我如何治理国家,你不是都看到了吗?我可曾有负你的嘱托?”
潇煌哑口无言,是啊,当年他非要表妹接掌朝政,自已去江湖逍遥,这些年表妹杀伐果断,励精图治,国力昌盛更胜前朝,可这次,表妹为何非要抓着玲儿不放呢?
潇煌挡在林玲身前:“我不会让你伤害玲儿的。”
英琦大怒:“表哥,为了这个妖女,你要与我为敌?”
潇煌满面痛苦,“表妹,何苦?”
英琦泪如雨下:“何苦?为了你,我在这座皇宫里,勉强自己去做原本你该做的事,为了你,我逼着自己强大,可你呢?只是每年来看我一次而已!这次你来,还要我为你赐婚,原来你心里一直没有我!今天,我不会让她和你走的,不是她死,就是我亡。”
说完,英琦拔剑上前,直刺林玲。潇煌迎身而上,几招过后,英琦的剑已被潇煌夺过。
潇煌以剑指向英琦:“对不起,表妹,我一直当你是亲妹妹,是我对不起你,可是,我也不会让你伤害玲儿。”
英琦凄惨一笑,“表哥,我无论如何不会放她走的,你相信她,我也相信我的暗卫,我不会让这个妖女继续欺骗你!”
潇煌心中凄苦,虽用剑指着英琦,可是他是绝不会伤害这个表妹的。忽然一阵阴风浮过,一股暗力由后而来,事发突然,猝不及防,他身向前倾,眼看着宝剑直刺身英琦。
“不!”他急急撤剑,却已不及,剑尖直入英琦胸内。
他急忙抱住英琦,急点几处大穴。
英琦却在他怀中露出笑容:“表哥,你知道吗?能……死在……你的怀里,我……很……高兴!”
潇煌一时心痛如绞,流下泪来,“表妹,别说了,表哥一定会治好你的!”
“不用了,表哥,这下……你该……相信我……了吧,是她……我……没有……冤枉……她!”说到这里,英琦突然纵身跃起,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,拼着最后一点力气,直扑向林玲。
电光火石之间,林玲几乎忍不住出手,可另一条人影突然出现在身前。
一切都发生的太快,潇煌转身只看到英琦跌落在地,气息奄奄,而挡在林玲面前的,却是一蒙面女子,他的心跳突然加快,这个女子感觉好熟悉。
英琦的匕首正插在女子的肩上,鲜血染红了白色的衣衫。
不待潇煌上前,一阵风掠过,一位老尼出现在众人面前,老尼快步上前,疾点女子穴道,将匕首拔下,敷上金创药,并让女子服下一粒药丸。然后方长舒一口气,道:“庆幸,若再晚一会儿,毒入五脏,徒儿你的小命可就难保了。”
女子低头,声如蚊呐:“师傅。”
老尼长叹一声,摇头道:“天意啊!”长袖微拂,女子面纱飘落,一张绝色容颜呈现在众人面前。
潇煌心如雷震,这个女子……和林玲长得一模一样。
莫非……
老尼转身,来到英琦面前,微试了下鼻息,从怀中拿出一个玉瓶,倒出几粒丹丸,送到英琦口内,转身吩咐愣成一片的侍卫:“将女皇扶到寝宫休息,稍候贫尼自会为她救治!”领头的侍卫急忙跪地称谢,招进几名宫女,将女皇抬了出去。
待一切料理完毕,老尼面向林玲,林玲心头一紧,脚步挪向潇煌,奈何潇煌正如泥塑一般,只呆呆地瞪着那名神秘女子。
老尼突然出手,指尖拂过林玲手腕,顿时,林玲僵在当地,动弹不得。
老尼冷哼道:“真是好深的心机,枉我徒儿为你挡此一灾。今日贫尼就为民除害。”
老尼手掌抬起,尚未出手,那神秘女子突然跪地:“求师傅饶她一命吧!”
老尼喟然长叹:“也罢,看在珑儿面上,我今天只废掉你武功,但愿你以后能痛改前非,安分守己,否则……哼!”语罢,一掌落下,林玲吐出一口鲜血,萎堕在地。
老尼扶起徒弟,转向潇煌。“潇盟主,老尼法号行云,早闻你不爱江山爱自由,江湖自创侠义盟,但大丈夫又岂能没有担当,逃避责任呢?这江山社稷黎民百姓,如若没有明君在朝,岂不是身陷水深火热之中?女皇这几年虽是励精图治,奈何堪不破情之一字,终无法长镇江山啊!”
老尼一席话,说的潇煌汗如雨下,扑通跪倒在地:“多谢师太点醒在下,潇某知错!”
老尼微笑点头,拉过徒儿的手:“我知道潇盟主心中尚有疑惑,小徒名叫林珑,和林玲乃是双胞姐妹。”
潇煌“啊”的一声,心中似有灵光闪现。
老尼继续道:“当年林夫人产下两女,相士曾说,虽为同胞,但命格不同,林玲贵气袭人,将来会母仪天下;而林珑则命多坎坷,将来会有一劫,此劫数却是会为林玲挡一次血光之灾,林丞相心疼林珑,故托老尼代为抚养,传授武艺,以求将来能够自保。唉,这林玲命格虽贵,但心术不正,自作孽,不可活,终是有命无福。”
潇煌转向一直低头无语的林珑,深施一礼道:“潇某有句话请问林珑姑娘。”
林珑微一侧身,回了一礼,“潇公子请讲。”
“昔日潇某被奸人所害,曾险些命丧于一山涯之下,幸得一女子相救,潇某深感救命之恩,终日不敢相忘,不知那恩人可是林珑 ?”
林珑面如红霞,“小女子只是举手之劳,不足潇公子记挂于心。”
老尼插话道:“小徒那次回到山上,曾和老尼提过此事,后来听闻潇公子到林府提亲,老尼心知公子是认错了人。”
林珑的脸色更红,躲到老尼身后,拉了拉师傅的衣襟。
老尼呵呵一笑:“徒儿何必害羞,我看潇公子也是人中龙凤,若不是倾慕于你,又岂会错将林玲当成你呢!”
潇煌再施一礼:“师太高赞,潇某愧不敢当,潇某昔日亏欠天下,日后定当发奋图强,方不负师太和林珑 大恩!”
老尼连连点头:“好,好,潇公子,此件事了,我会将英琦女皇带到山上悉心救治,待她伤好之后,去留随她,至于林玲,此女心机深沉,好在已被我散去邪功,我就也带她回山,望我佛慈悲,能化去她身上的戾气。”
转身对林珑道:“乖徒儿,这些年跟随为师在山上练功,却与父母分别太久,这次下山,应了劫数,也该回到父母身边,陪父母享些天伦!”
林珑红了眼眶:“师傅,徒弟舍不得您!”
老尼将林珑抱在怀里:“孩子,师傅也舍不得你,不过你父母年迈,这些年对你也甚是牵挂,此次我将林玲带到山上,免得她多生事端,你正好在父母膝前多尽孝道!”

一夜之间天下倾,小小的御书房之内,却完成了朝廷更替的大事。
第二日,皇榜召告天下,前女皇因病退位,潇煌正式登基为帝,这天下原本就是他潇家的,因此,百姓倒是无波无澜地接受了一切。

三年后,山上。
两名年轻女子朝着京城方向痴痴凝望。
一袭黄衫女子侧目看了看旁边几步外的绿衫女子,撇了撇嘴:“你真的想好了?”
绿衫女子并不转头,依旧望着远处:“当然!也许放下才是解脱!”
黄衫女子再次撇撇嘴,“哼,你也只配在山上赎罪,以后多念念经书吧。母仪天下!哼!现在母仪天下的是你妹妹林珑!”
绿衫女子正是林玲,师傅说今天是潇煌和林珑大婚的日子,也正是她决定剃度的日子,或许,只有在青灯古佛面前才能求得一世心安了!
黄衫女子正是前女皇英琦,她虽然恨透了林玲,不过林玲现在武功尽失,她也不屑和她动手,更何况行云师太救了自己,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。
林玲转身回去了,英琦再次看向京城方向,默默低语:“表哥,祝你幸福,以前我帮你做皇帝,以后就让我替你去行走江湖吧……也许今生注定我要替你去走你的路……”
风掠过,山涯上又恢复了平静,刚刚的身影,只如惊鸿一瞥,没了痕迹……

共 4220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这篇小说讲述了三个女人,一个男人之间的爱恨情仇的感情纠葛。讲述着人性的美与丑,回归爱情的本真与美好。文中以林玲与潇煌的婚事一事做为主线,引出林玲作恶多端,剜食幼儿,给城里的人们造成恐慌,而作为盟主的潇煌与女皇英琦是有理由缉拿妖人的。但潇煌并不相信自己的未婚妻是那样歹毒之人,于是上演了,林玲与英琦之间的拔刀相见。正在此时,玲珑为姐姐林玲挡了一刀,牵引出男主角认错人,爱的是林玲的妹妹玲珑。接着由尼姑的口道出了事件的起始末落。还原了事情的真相,有情人终成眷属,而作恶之人也收到了应有的惩罚。对于这对双生姐妹俩来讲,是个爱情之劫,也是人性之劫,是一种让人无法喘息的亲情之劫。作者的巧妙在于通过不一样的视觉,展现人性的善良与可怖。当然,文章的基调还是积极向上的。文字朴实自然,小说情节紧凑,平静如斯。设置了不少的悬念与伏笔,增添了文章的神秘感。此文,推荐共赏了,祝福作者安好!【编辑:叶墨涵】
1 楼 文友: 201 -12-25 16:18: 0 这篇小说讲述了三个女人,一个男人之间的爱恨情仇的感情纠葛。讲述着人性的美与丑,回归爱情的本真与美好。文中以林玲与潇煌的婚事一事做为主线,引出林玲作恶多端,剜食幼儿,给城里的人们造成恐慌,而作为盟主的潇煌与女皇英琦是有理由缉拿妖人的。但潇煌并不相信自己的未婚妻是那样歹毒之人,于是上演了,林玲与英琦之间的拔刀相见。正在此时,玲珑为姐姐林玲挡了一刀,牵引出男主角认错人,爱的是林玲的妹妹玲珑。接着由尼姑的口道出了事件的起始末落。还原了事情的真相,有情人终成眷属,而作恶之人也收到了应有的惩罚。对于这对双生姐妹俩来讲,是个爱情之劫,也是人性之劫,是一种让人无法喘息的亲情之劫。作者的巧妙在于通过不一样的视觉,展现人性的善良与可怖。当然,文章的基调还是积极向上的。文字朴实自然,小说情节紧凑,平静如斯。设置了不少的悬念与伏笔,增添了文章的神秘感。此文,推荐共赏了,祝福作者安好! ( ()
2 楼 文友: 201 -12-25 16:19:04 姐姐,墨涵理解不到位还望多多涵谅! ( ()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 -12-25 19:47:50 多谢墨涵的点评!第一次写小说,内心惴惴,惭愧得紧!真是辛苦墨涵了!再次感谢,问好!小孩子健脾开胃的食物
短暂性脑缺血如何急救
小孩健脾的食物
小孩中暑的症状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